<nav id="mmykm"></nav>
<nav id="mmykm"><strong id="mmykm"></strong></nav>
  • 新聞中心

    了解藥友制藥最新資訊

    拉米夫定對抗HBV的堅守與擔當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11日 【字號:

    ? ? ? ? ? ? ? 11221? ? ? ? ? (時長5分37秒,建議使用wifi)

    大學的課堂上

    一位大四學生正在全神貫注的聽課

    她是老師心目中的優等生

    她是同學眼中的超級學霸

    但是正如一句話所說

    Every coin has two sides

    贊譽加身的女孩也有自卑的一面

    ?

    每當下課后

    她不敢與別人一起吃飯

    不敢找男朋友

    畢業季的她害怕去應聘

    害怕滿懷希望又被現實擊碎

    美好的生活

    被乙肝病毒(HBV)割裂成兩個世界

    她問母親

    “任何黑暗總會有光照明,可我的光呢?”

    媽媽聽到后沒有說一句話

    低下頭

    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這是被乙肝病毒支配的恐懼

    這也是上世紀末中國萬千家庭中的一個縮影

    乙肝是血液傳播性疾病

    病毒通過體液、輸血

    受污染針頭、注射器的重復使用

    無保護措施的性接觸

    以及分娩期間母嬰傳播等方式進入人體

    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

    受限于當時國內醫療水平

    以及賣血方式的“血漿經濟”

    90年代的嬰兒潮等因素影響

    中國乙肝病毒感染者從最初不到的400萬迅速增加到1.2億

    肝臟不主動發出疼痛信號的特質

    以及當時防控、檢測、治療水平的落后

    大多數感染者未對HBV引起足夠的重視

    逐漸的

    乙肝病毒感染者們轉變為慢乙肝患者

    這時想要徹底消滅體內的乙肝病毒

    變得難上加難

    同時也大幅增加了患者患肝衰竭、肝硬化與肝癌的風險

    國內疲于應對

    乙肝病毒(HBV)爆發的同時

    大洋彼岸的美國

    也在頭疼艾滋病毒(HIV)的肆虐

    1987年

    加拿大魁北克生化制藥公司

    啟動了抗HIV感染藥物的研究

    篩選出兩種

    抑制病毒逆轉錄酶的雙脫氧核苷類似物

    并最終在一系列化合物中發現了

    拉米夫定

    它是一種很強的逆轉錄酶抑制劑

    于1995年被美國FDA批準上市

    用于HIV的治療

    隨后的臨床應用中

    研究人員發現HIV感染者中

    有很多人都伴有慢性乙肝

    同時感染HIV和HBV的患者占比高達15%

    而拉米夫定不僅能治療HIV

    還對HBV的治療也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最終經研究證實

    拉米夫定可抑制HBV多聚酶

    達到抑制HBV病毒復制的效果

    因其有效藥物濃度遠遠低于抑制HIV之所需

    研究人員轉而將拉米夫定

    變為了抗HBV研究的重點藥物

    盡管不能徹底滅殺HBV

    但拉米夫定的出現

    已讓人類對抗HBV的歷史前進了一大步

    1998年

    全球首個口服治療HBV的核苷類藥物

    賀普丁?(拉米夫定)在美國上市

    1999年

    賀普丁?(拉米夫定)通過CFDA批準

    正式登陸中國

    推出

    “抑制病毒,乙肝治療的關鍵”

    這一全新理念

    開創了慢乙肝治療的新紀元

    隨著拉米夫定的出現

    科學家們仿佛打開了另一扇大門

    治療HBV的核苷(酸)類藥品

    如雨后春筍般問世

    從此人類不再“談乙色變”

    HBV再也不像之前那樣

    肆意侵略人類的健康生活

    2019年

    藥友全資收購賀普丁?(拉米夫定)

    與自身擁有的谷胱甘肽、恩替卡韋

    TDF、TAF、索拉非尼等肝病治療藥物

    形成了完整的肝病產品管線

    為萬千家庭帶去更多的治愈方案與希望

    目前

    拉米夫定已在中國上市22年

    已惠及超過250萬名中國慢性患者

    在拉米夫定等藥物以及接種疫苗的作用下

    乙肝病毒慢性感染者已減少2400萬人

    由乙肝病毒感染導致的

    肝硬化、肝癌等引起的死亡已減少430萬人

    在治愈乙肝的道路上

    藥友與賀普丁?(拉米夫定)

    一直堅守著對抗HBV的責任與擔當

    默默守護著乙肝患者

    -end-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